寿康宝鉴

寿康宝鉴白话文,寿康宝鉴原文

《寿康宝鉴》夫妻房事禁忌

admin    2020-04-02    112

谁不希望自己长寿康宁、子孙绵长、功业卓著、吉祥平安?又有哪个希望自己短命夭折、多灾多病、断子绝孙、家道破落?这是人之常情,即使三岁小孩也明白这个道理。纵然是愚蠢到极点的人,也绝对不会幸灾乐祸、厌福恶吉。而好色贪淫之人,心里所想的跟自己所做的完全相反,以至于最后自己所不想要的都来了,自己想要的一样也没得到,这就太惨了。那些只想纵情于花柳的人姑且不说,即使是夫妻之间的房事,如果贪迷在里面,同样会导致丧身殒命。虽然有的人不是那么贪迷,但由于不知忌讳、冒昧从事,也会导致死亡,实在可怜啊!

印光大师有一位弟子叫罗济同,四川人,在上海做船商生意,性情很是忠厚,深信佛法,早就想归依,因事情走不开就拖下来了。民国十四年病了数月,非常危险,中西医均无效。几个月下来,已花了很大一笔药钱,于是生气地说:“我从此以后,纵是死了,也不再吃药了。”他的太太就在佛前虔诚地祈祷,愿终身吃素念佛,以让丈夫的病痊愈。当天下午他的病就有了转机,只是大泻一场,不见吃药病就好了。印光大师来到上海,见他身体虽未完全恢复,气色已淳净光华,跟前些时日已判若两人,于是,他就在初八与太太一起到太平寺同受三归五戒。后来又请师父到家中吃饭,就说:“师父就是弟子的父母,弟子也就是师父的儿女。”

印光大师叮咛他说:“父母唯其担心你的身体,你大病尚未复原,应多加保重啊。”可惜他并不明白师父所说的保重指什么。到月底,师父再见到他,发现他的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,就知道这是大病过后犯房事所导致的。师父也后悔自己当时没说明白,以致于病情复发,无药可治了。不到数日,果然就死了。孟子说:“养心者,莫善于寡欲。其为人也寡欲,虽有不存焉者寡矣。其为人也多欲,虽有存焉者寡矣。”健康时尚宜节欲,何况大病刚好呢。世上像这样不知忌讳、冒昧从事,以致丧命的人,又何止他一个啊!

十年前,有一富商的儿子,在日本学医,名列前茅。坐电车时,车未停稳就跳下来,跌断了手臂,对医生来说,这不过是小菜一盘,很快也就治好了。他的手臂刚好不久,就回国为母亲祝寿,当夜与妻子同睡,第二天就死了。老人都知道,凡是伤了骨头的人,须百来日不可近女色。这个儿子很聪明,而且还是医生,对于这种忌讳却懵懂不知,因贪片刻之欢乐,却丢了自己宝贵的性命,太令人叹惜了。

有一年,一个商人正走好运,在生意上猛赚了一把,很是得意。就从外面赶回家中,妻子非常高兴。当时正值五月,天气很热,就打开电扇,抬了一杯加蜜的冰水给他喝,坐在盆里洗完澡。只知道解热得凉,不知道行房事的时候,不可受凉。事完之后不到三句话的工夫,就腹痛而死。

有人知道这个道理,却不知忌讳,冒昧从事,以至死亡;还有不知道的人,这样枉送性命的就不知其数了。古往今来,大家认为福最大的莫过于皇帝,福大其寿也应当大。但你扳着手指头算一算,十有八九都不长寿。哪个不是欲事过多,又不知忌讳,才自己送了自己的性命?而世上很聪明的人,多数都不长寿,不也是因为对房事的禁忌懵懂无知所导致的吗?可以这样说,世人之中,有十分之四的人是因色欲而死,还有的人虽然不是因色欲直接而死,但因贪迷色欲,精气亏损,当受到某种触击导致间接死亡的,也占十分之四。其本命该死的,也不过占到十分之一二。茫茫世界,芸芸人生,十有八九因色欲而死,不值得哀叹吗?

一般人都容易忽视夫妻之间的房事,不知一年之中,有很多日子不能同房,例如春分前三日,节气转换,古时候会有人敲木筒沿街遍告乡民:“雷将发声,不宜房事,不戒之人,生子不备,必有凶灾。”这是有道理的,人身气血流行,原本与天地节气相应,倘若交合不是时候,稍一走泄,则气血不合,就会伤精损气,比平时要厉害百倍。当神明降鉴的日期,则淫污冒渎,将被阴责,自己还不知道。有些人万事不顺意,常常疾病缠身,甚至夭折,往往都是因为这个原因。与其以后追悔,不如从现在戒起,要知道有些事后悔是来不及的。

行房建议

有的人把行房当成乐事,不知道一身的精华就是精液,精液由血液升华而成,三四十倍的血才成一滴精,日日外泄,则气血大衰。人身的新陈代谢与季节变化有密切关系,在冬夏两季失精更伤身体,特别是阴历五月和十一月,失一如百。五月精薄如水,交合最为伤身,若交后吹风饮凉必得夹阴伤寒而死。因此,古时候,年轻媳妇在农历五月份都要回娘家住一个月,就是要保养丈夫的身体。十一月精液特稠,浓缩如浆,是秋收冬藏的时候,泄精一次,对身体损伤极大,俗话说:“冬不藏精,春必病瘟。”春天病菌繁殖的时候,你就不能抵抗了,自然就会多病。房事多的人,精藏不住,下腿肚一定细瘦,与身体不相称,大家可以自己察看,时常警惕!

人身不是钢铁铸成的,而是气血凝结而成的。如果人在色欲上不能自我节制,偶尔放任一下自己的感情,事前也知自爱,事后也知追悔,但欲心一旺,一切皆忘,想到这一次没有关系,以后不再这样就行了,次次都这么想,便不能自制,继而就会日损月伤,精髓亏,气血败,最后就是死亡。因为人的气血行于六经,一日行一经,六日而周绕六经(指太阳、阳明、少阳、太阴、少阴、厥阴),因此,外感最轻的人,必须要七日经脉走完才能出汗疏解,也就是气血绕完一周。人当欲事正浓时,无不精神兴奋,心跳加速,发热冒汗,这是因为骨节豁开,筋脉离脱的原因,精髓泄过,就伤了一经的气血,贪凉受风更惨,一经既伤,必待七日气血再次周绕到此经的时候,方能复元。《易经》上说:“七日来复。”就是要休养七日才能恢复。世人不到七日又再行房,精髓再次走泄,经气不能复元,一伤再伤,以致外感内亏,什么病都出来了。人们把这些都归咎于不走运才生病。不知道这并非一朝一夕的原故,是很长时间逐渐积下来的病啊,主要是没能谨守“七日来复”的规律。

这里制订一个期限,是大家节欲保身的根本。二十岁时,以七日一次为准。三十岁时,以十四日一次为准。四十岁时,则宜二十八日一次。五十岁时,则宜四十五日一次。到六十岁时,则精髓已绝(女子四十九就绝经了),不能再生,急宜断除色欲、禁绝房事。以保持仅有的一点精髓,作为自己保命的本钱,万不可轻易走泄了。以上所订的期限,专指春秋两季而言。若是冬夏两季,一则火令极热,发泄无余,一则水令极寒,闭藏极密,这两季行房最伤身体。即便年轻时,也要尽量断欲。最好二十岁时,可十四日一次。

三十岁时,可二十八日一次。四十岁时,可四十五日一次。至五十岁时,血气大衰,夏令可六十日一次,冬令则宜谨守不泄。因为天地给与人的气,在冬令要深藏起来,以便作为来春发生之本,因此冬令伤身比夏令还要重十倍。依照这个限定做,可少病长寿。不按这个限定做,房事频繁,必然多病短命。古人道:“子成年,父节欲;子已婚,父绝欲。”道理很深啊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