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康宝鉴

培植真儒

shoukangbaojian2023-09-18119

【原文】吾辈有志学孔孟,当学其大本领处。如学无常师,吾道一贯,无意必固我,是孔子之大本领也。发明克复忠恕之理,是颜曾之大本领也。仲尼之学,专务治己,故曰默而识之,夫我不暇,躬自厚而薄责于人,垂训不一。孟子之时,虽有杨墨,孟子辞而辟之,是犹揖让之变为征诛,非可人人效颦也。无如后人于仲尼躬行之道,畏难苟安。一闻能距杨墨,即是圣人之徒,便踊跃鼓掌,舍难趋易。反恨当今之世,无杨墨可辟,构求稍可牵合者,即以杨墨例之,于是移其说于释道。但从事于讲学,而所以自治者疏矣。则何如存圣贤大公之心,但尽其在我,无事党同伐异之为得也。 [按]佛之五戒,仿佛儒之五常,但当交相赞,不当交相毁。世俗不察,闻慈悲之说出于佛氏,必反乎其说,而吾儒之仁于斯而丧。闻盗淫之戒出于佛氏,必反乎其戒,而吾儒之义于是而亡。闻妄言之禁出于佛氏,必反乎其禁,而吾儒之忠信于此而灭。岂非欲卫道,而反害道耶。昔有学者,以佛教之害,问象山先生。先生曰,试问害在何处。今之害道者,正在此种闲言语。

【译白】我们有志学习孔孟之道,应当学习他们的大本领。比如求学没有固定的老师、吾道一以贯之、勿意勿必勿固勿我,是孔子的大本领。克除私欲,落实忠恕,是颜回、曾子的大本领。孔子的学说,主要是克己复礼,所以说:“默而识之”,“夫我不暇”,“躬自厚而薄责于人”,这样的训诫还有很多。孟子所处的时期,纵然有杨朱和墨翟的学说,孟子也以言辞驳斥他们的学说,后来由礼让上升到讨伐,这不是人人可以效仿的。无奈后人做不到孔子的教诲,一听到能驳斥杨朱和墨翟,就可以是孔子的弟子,便欢欣鼓舞,舍难趋易。反而懊恼当今社会没有杨、墨之辈可以讨伐,寻求能够牵强附会沾上边的,就以杨、墨对待,于是把此思想加罪于佛教、道教。只是从事于言说,而荒废了修身。不如存圣贤大公无私之心,成就自身的修养,不要党同伐异才好。 [按]佛教的五戒: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,就像儒教的五常: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应当要互相赞叹,不应当互相诋毁。世俗之人不了解事实真相,听闻慈悲的说法出自于佛教,必定反对这种说法,殊不知儒教的仁与佛教的慈悲是一样的,这样一来反而把儒教的仁也丧失了。听说盗、淫二戒出自于佛教,必定反对这种戒律,这样一来儒教的义也就丧失了。听说妄言的戒律出自于佛经,必定反对这种禁忌,而儒教的忠信也丧失了。这种作法岂不是希望护道,反而害道吗?过去有学者问陆九渊先生佛教的害处。先生反问:“试问害在何处?”如今这些害道的人,主要害道的地方正是在于说的这些闲言语。

分享到: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kbj.cn/anshiquanshu/10963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安士全书今译因果故事传统文化

上一篇:助扬王化

下一篇:潜消祸乱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微信号

skbjcn

添加微信

微信号复制成功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"+"号,添加朋友,粘贴微信号,搜索即可!

扫一扫二维码
用手机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