寿康宝鉴

殷翁高义

shoukangbaojian2022-08-03184

父母恩重难报

郑颂英

(译《俞曲园笔记》)

安徽省绩溪县有姓殷和姓柳的两位富翁,交情非常密切,当柳翁在大病垂危的时候,请殷翁到病榻之前,把他的独养子恳切地托与殷翁代为照顾。

光阴如流水般地过去,柳翁的孤儿已由总角童子而至成人。古人说得好:“饱暖思淫欲。”真的朱门公子是不容易做的,习俗的熏染,环境的引诱,在在有使人趋向堕落的危机。柳子因一班无赖恶少的趋奉,天天和他们打伙在一起,不是呼卢喝雉,便是设宴豪饮,风月场中,销金窟里,常有他们的踪迹。金粉易迷,习染既深,竟成了个放荡不肖的纨绔子了。殷翁几次三番地劝诫他,至于痛哭流涕,可是,他总是执迷不返,毫不动心。唉!嗜欲的麻醉,声色的迷人,实在可怕!

殷翁料知他恶习已深,非言语所能劝醒的了,就派了几个要好的人,天天去和他赌博,赌博输了,又教他卖田,殷翁就拿出钱来,假说是别人托他代买的,用贱价把田收买进来。这田面上每年所收获来的钱另外保存着,丝毫不去动用它。其后,凡柳子卖田、卖地、卖金玉器皿、卖字画玩物等,殷翁就用这钱一一买了进来。不上几年,柳家膏腴的田亩、珍贵的器皿、织龙绣凤的衣被、唐珍宋藏的墨宝、金银珠玑的首饰、玲珑精致的什物……都络续地变卖一空,完全为殷翁所有了。最后,连一宅壮丽宏伟的大厦也归殷翁接管了。殷翁将这一份偌大的产业一一用簿册登记,像分产似的另外保管着,年年加厚起来,而柳子却完全不知。

柳子“扬州梦”醒,已是山穷水尽、身无立锥之地了。没奈何,只得寄食到亲戚家里去;无如,势利的人情,本来只有锦上添花,谁人肯向雪里送炭呢?柳子此后就在凄凉苦楚的环境之下,长吁短叹地过日子。残肴冷羹的侮辱,讥诃白眼的驱逐,渐渐地使他不能忍受,第二步,便遁身到僧寺道观里去。然而十方布金的所在,岂是供给两手空空穷光蛋的收容所?当然是不见容纳的。末了,他只好将天作帐,把地作床,挨户乞食,在叫化队中,新添了一个青年的队员;回忆从前的景况,真是天堂地狱之分了。

到这时,殷翁知道他痛苦备尝,已够磨炼了,才招他到家里,给他沐浴更衣,吃饱了饭,对他道:“你还记得我从前劝告你的话吗?”这一句话,触动了他的悲伤,痛定思痛,不由得号啕大哭起来,深悔过去的荒唐。殷翁道:“失去的东西是不能追回的了,你就在我这里用功读书,下帷努力,还可希望将来的造就哩!”自此以后,柳子果然改过自新、发愤用功了。

日月如梭,忽忽又经一年。柳子以劫后余生,埋头努力,刻苦求学,至此,得以考中秀才。殷翁见他已老成持重,尽改前非,也大喜过望。一日,殷翁引他到大厅里,把以前所买进的全部财产和历年收获,一一点交给他,庄重地对他说:“以前,我见你深入迷途,不听劝诫,知道不至山穷水尽是不能悔悟的。古人用兵,有‘背水为营’的一个法子,就是把军队驻扎在江河的前面,因为再没有退路了,所以都拼命地来争个你死我活,因此,奋不顾身,以一当百,往往转败为胜,所谓‘置之死地而后生’。我不得已,也用了这条计策,往日和你赌博的某甲某乙,都是我派遣的,买你东西的张某李某,都是我假托的。现在,幸喜这条计策果然成功了,你的前途更是未可限量。这样,老夫方不负你父亲生平的知交和临终的托付,死后可以和他相见无愧了。”柳子听了这一席话,如梦初醒,“扑通”地跪了下去,叩头流涕,感激得说不出话来。

啊!殷翁的高义远识,真是圣贤一流人物,值得吾人崇拜的了。但是,这种人毕竟是难得碰到的。青年的同胞们,还请以柳子为前车之鉴!

亲恩当报欲何寻,养子方知父母心。想到爱儿真切处,应知昔日受恩深。

岂不明知父母恩,世间哪有铁心人。只因看得妻儿重,没得工夫到老亲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kbj.cn/gushitushuo/10114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因果故事行善积德

上一篇:苏家少娣

下一篇:奇女子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添加微信

skbjcn

添加微信

微信号复制成功
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"+"号,添加朋友,粘贴微信号,搜索即可!

扫一扫二维码
用手机访问